January 9, 2015

这将会改变你的生命

A nice article to read and contemplate on.

这将会改变你的生命……


以下为张庆祥医生的演讲稿。张医生为一名40岁、,有着百万身家百万的整形外科医生。,虽然身患第四期肺癌,他依然无私地于2012年1月19日为D1班分享他的人生经历。

早安,大家好。我的嗓子有些沙哑,请大家多多包涵容。让我来自我介绍,我名叫Richard,是一名医生。我想跟大家分享我的人生经历。这次有幸受到教授的邀请,我希望能让你思考……当你追求这个……当你您展开一名口腔外科医生的训练的同时,也对另一些事情进行思考。

自小,我就是今日社会的典型产物,可说是社会所需的相当成功的产物……小时候,我来自一个低下阶层的家庭。媒体告诉我……身边的人总告诉我,快乐就是取得成功。成功则表示富有。这种想法让我自小就极具竞争的心理性。

我不仅要上最佳的学校,还要在每一个领域都取得成功。制服团体、田径等一切。我必须赢得奖牌,必须成功,我必须赢取年度杰出学生奖项、国家杰出学生奖项等,所以我自小就极具竞争心理。我考上医学院,毕业后成为一名医生。有些人也许知道,在医学领域当中,眼科是其中一个最吃香的专业,当然我也选择了这一科。我获得在眼科实习的机会,新加坡国立大学还颁了奖学金给我,研究开发治疗眼疾的激光设施。

在过程中,他们给了我两个专利,一个是医疗器材专利,另一个则是激光专利。然而,你知道吗,这一切学术成就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财富。因此所以,当我一结束卫生部的合约期限,我就觉得这耗费我太长的时间了,眼科手术训练太耗时了。而且在私人界服务能给我带来许多金钱。如果你有留意,过去几年,整形外科业取得相当蓬勃的发展,可说是一门能带来厚利的行业。所以,我跟自己说,我在学院已逗留太久,是时候离开了。因此所以,我在半途退出训练,转而开设自己的整形诊所……在城市里,同时还有一个日间外科中心。

要知道,人们并不把一般全科医生、家庭医生当英雄。他们把富有、著名的人士当英雄看待。那些不愿意花20元向全科医生求诊的人,却愿意花上一万元来进行抽脂手术,一万五千元来进行隆胸术等等。这是无知的,不是吗?为什么要当全科医生呢?当个整形医生就好了。因此,与其继续救治那些生病的人,我决定成为一名耀眼的美容业者。生意很好,非常好。刚开始时,只需要等一周,然后就变成三周,接着是一个月、两个月、三个月。我很惊讶,病人真是太多了。美容真是一门太不可思议的生意了。我聘请了一名医生,然后第二名、第三名、第四名。在一年内,我们就已经赚取了百万。只不过是第一年而已。然而,这永远都不会足够的,我简直是太着迷了。我开始将业务扩展至印尼,印尼的那些阔太太进行任何疗程时,简直是眨都不眨一眼。生活真是美好。

那我如何处置多余的金钱呢?我如何度过周末呢?基本上,我会参加汽车俱乐部的聚会。我会驾驶赛车,我将多余的钱用来购买了一辆轨道赛车。我们有汽车俱乐部聚会。我们会到马来西亚的雪邦去,参加赛车。这就是我的生活。其余的金钱,我又用来做什么呢?我为自己添购了一辆法拉利。当时458型号还未上市,只有Spider Convertible, 430。我有一个朋友,是一名外汇交易商和银行家。他拥有红色的,他一直都想要红色的,我的则是银色的。

拥有车子之后还要做些什么呢?是时候买间房子,建所别墅给自己了。因此所以,我们到处寻找土地以建立我们的别墅,我们到处寻找。那我又如何生活呢?我们都认为自己应该跟那些有钱有势的人混在一起。这是其中一位世界小姐。所以,我们跟那些美丽、富有和著名的人物混在一起。这位是网络公司创办人。这就是我们的生活,在餐厅和米其林星级厨师用餐。

我到了人生中要什么有什么的阶段。我处于事业的巅峰。大约一年前,我还在健身室里想着,我仿佛到达了巅峰,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内。

然而,我错了。我并没有让一切都在掌控之中。去年三月份左右,我开始无端端地感到背痛。我想那也许是因为我健身过度了。所以,我前往新加坡国立医院,看着同学为我进行磁共振,确保那不是椎间盘突出或其他的。那天晚上,他致电给我说,说我们在你的脊椎上发现骨髓替代。我说,对不起,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的意思是,我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,但我无法接受。我的反应是“你是认真的吗?”我还到处去健身呢!然而,第二天我们展开了更多检查,PET扫描——正电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扫描,他们发现我其实患上第四期的末期肺癌。我想“啊,这都是从哪里来的?”它已经转移到脑部、脊椎、肝脏和肾上腺了。我前一刻还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,认为自己正处于人生的巅峰,下一刻却什么都失去了。

这是肺部的断层扫描(CT)。看,每一个点都是一个肿瘤。我们把这些称为粟粒性肿瘤。事实上,在我的肺部有着成千上万个肿瘤。所以,我被告知即使进行化疗,顶多也只有3-4个月的寿命。我的生命变得支离破碎吗?当然,谁不会呢?我变得忧郁,当然,严重的忧郁,我曾经以为自己拥有一切。

讽刺的是这些我所拥有的东西,成功、奖牌、汽车、屋子和一切,我以为它们会带给我快乐,。但我情绪十分低落,严重忧郁。想着我所拥有的一切,它他们并没有带给我喜悦。这些想法……你知道吗,我可以抱着法拉利睡觉,不……这不会发生。在我最后的十个月里,它并没有带给我丝毫安慰。我曾经以为它们是,但它们并不是真正的快乐。它不是。在生命最后的十个月里,真正带给我喜悦的是跟人们的互动,跟那些我所爱的人、朋友、真正关心我的人的互动,他们陪我一起欢笑一起哭泣,他们能够感受我所经历的痛苦和煎熬。他们带给我喜悦、快乐。我所拥有的一切,没有一个能带给我快乐,虽然我曾经那样以为那样。其实它并没有,因为若有的话,在我感觉最恶劣的时候,想起它们理应会带给我快乐。

你知道农历新年就要到来了。在过去,你知道我做些什么吗?我通常会驾驶很炫的车子到处去,探访亲友,向朋友们炫耀。我以为那是快乐。我以为那是真正的喜悦。然而,你真的以为我的亲戚朋友,有些正在面对生活困难的,真的会分享我的喜悦吗?看着我驾驶着华丽的汽车向他们炫耀?不,不会的。他们不会分享我的喜悦。他们生活困苦,只使用公共交通。事实上,我认为我所作的,更像是引起他们的羡慕,让他们妒忌我所拥有的。其实,有时候甚至会惹来敌意。

那些就是我们所谓的妒忌的对象。我拥有它们,我向着他们炫耀,而觉得这能够满足我的骄傲和自我。这并没还有为这些人带来任何喜悦,我的朋友和亲戚,而我却以为他们是真的喜悦。

让我再跟你分享另一个故事。当我在你们这个年纪龄的时候,我在爱德华七世医学院。我有一个我认为很怪的朋友。她的名字是Jennifer,我们现在依然是好朋友。当我走在路上时,若她看到蜗牛,她会把它捡起来,放在草地上。我奇怪她为什么要那么做?为什么要弄脏自己的手?这只是一只蜗牛。真实的情况是她对蜗牛感同身受。那种被压碎致死的感觉对她来说是很真实的,但我却认为那只不过是只蜗牛。若你无法从自人类的路上离开,你就应该被压碎。这是进化的一部分,不是吗?这很讽刺,不是吗?

在那里,我被训练成为一名医生,要具有悲心、同理心,但我却无法做到。作为一名实习医生,我自医学院毕业后,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医院肿瘤科实习。每天,每隔一天我都在肿瘤部门见证死亡。我看着他们受折磨,看着他们痛苦,看着他们每隔几分钟就必须按钮使用吗啡来减轻痛苦。我看着他们挣扎着呼吸最后一口氧气。然而但这只是我的工作。我每天到诊所、进行病房抽血、开药,然而这些病人对我而言是真实的吗?他们对我而言不是真实的。那只是一份工作,我完成了,离开病房,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家做自己的事。

那些病人所经历的痛苦和折磨是真的吗?不是的。我当然知道如何使用医学名词来形容他们的感觉和,他们所经历的痛苦。但事实上,我并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感受,直到我自己成为一名病人为止。直到现在。我完全明白他们有什么感受。如果你问我,若有机会重新获得生命,我会不会是一名全然不同的医生?,我会告诉你:是的。因为我现在真的明白病人的感受了。然而,有些时候,你必须经历磨难来学习。

即使你才刚进入第一年,你刚展开成为一名口腔外科医生的旅程,让我从两方面来挑战你。

无可避免的,你们都要开始进入私人界服务。你将会开始累积财富。我能向你保证。只是一个植牙,就能给你带来几千元的收入。这是一笔不小的钱。而事实上,成功、有钱或富裕并没有错,完全没错。唯一的问题是,我们当中有许多人,就像我一样,并没有办法处理它。

我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当我开始累积的时候,我拥有得越多,我就想得到更多。我想要更多,我就益发变得执着。就像我刚才向你们显示的,我所能做的,就是拥有更多,攀达到社会的巅峰,成为社会要我们成为的那种个人。我是那么地执着,以至于什么都不重要了。病人只不过是收入的来源,我尝试在他们身上榨取每一分金钱。

许多时候我们都忘了,我们该服务的对象是什么人。我们是如此迷失,以至于我们除了自己,就不为任何人服务。这就是发生在我身上的事。无论是医学、牙医的同行,我能告诉你,目前在私人界,我们有时会建议病人接受一些不需要的治疗。那些灰色地带。即使那并不是必要的,我们却鼓励吹他们接受。到了这一刻,我知道哪一些人是我的朋友,什么人是真的关心我,又有哪些人只想要借着向我销售“希望”,而企图从我身上牟利。在这个道路上,我们似乎失去了道德的罗盘,因为以为我们只想要赚钱。

更甚的是,我可以告诉你,过去的几年中,我们说同事的坏话,说同行竞争对手的坏话。我们毫不犹豫地这么做。如果贬低他们能给我们带来好处,我们就会这么做。这等事仍在发生,在医疗行业里、牙科行业里,处处可见。我给你的挑战是别放弃道德准则。我走了很多冤枉路才学会这个道理,我希望你永远不必经历这一些事。

第二,当我们开始行医,我们当中的很多人会开始对我们的病人感到麻木。无论是政府医院还是私人界,我可以告诉你,过去我在医院值班时,我有着堆积成山的病人文件夹,我迫不及待地想尽早摆脱那些文件夹。我迫不及待地想让病人从咨询室中离开,因为病人的数量实在太多了,这就是现实状况。因为这一切成了一份工作,一份非常例常的工作。而这也只是其中一个部分。我真的知道病人有什么感受吗?不,我不知道。他们有着恐惧和焦虑和其他的。我是否真的理解他们的经历吗?我不理解,直到这一切发生在我身上,而我想这是我们系统里其中一个最大的瑕疵。

我们被训练成为医护人员、专业人士,而我们却不知道他们具体的感受。我并不是叫你涉及个人情绪,我不认为那是专业的态度,但我们是否真正努力去了解过他们的痛苦等呢?我们多数人都不会那么做,我能够向你担保这些。所以,不要失去它,我给你们的挑战,那就是经常设身处地为病人着想。

因为这些痛苦、焦虑、害怕都是十分真实的,即使对你来说并不真实,。对他们而言那是真实的。所以,别忘了,我目前正接受第五个疗程的化疗。我可以告诉你,那感觉糟透了。化疗是一项你甚至不希望自己的敌人去经历的过程,因为那纯然是痛苦、恶心、呕吐,你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保留自己用过的一餐。感觉糟透了!而即使我目前身体极度衰弱,我依然尝试接触其他癌症患者,因为我完全明白那种痛苦和折磨是什么一回事。但这太迟了,所能作的也太少了。

你们前程似锦,拥有一切的资源和能力,所以我想挑战你们跨越目前的病人,去了解还有很多人正在受苦,正在经历困境。别以为只有穷人才受苦。这是错的。许多穷人由于所拥有的并不多,他们比较容易满足。你们都知道他们比你我都快乐,但外面头,还有人正受着精神、肉体、困境、情绪、财务等等的苦,而那都是真实的。我们往往选择去忽略他们,或我们只是不想知道那些人是存在的。

所以,好好想想,即使你将成为一名专业人士和口腔外科医生。你依然可以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。你所做的任何事,都将为他们带来巨大的改变。我现在正是接受的一方,所以我了解那种感受,当有人真正关心你、鼓励你等的时候。那给我带来十分不同的体会。这是治疗后的事。我最近刚接受了一项治疗,但我会留待下一次再说。这个过程中发生了许多事,所以我今天才能够跟你们讲话。

我将以这句话作为结束。这摘自一本名为《相约星期二》(Tuesdays with Morris)的书。你们当中有些人也许读过了。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终将死去;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。事实是,我们没有一个人相信它,因为若我们真的信了,我们必然会采取不同的方式来做事。当我面对死亡时,当我必须这么做时,我会放下一切,而只是专注在必要的事情上。讽刺的是,许多时候我们必须先学会死亡,才能学会生活。我知道在这样的一个清晨说这些话,听起来很病态,但那是真的,这是我所经历的。

别让人社会告诉你该如何生活。别让媒体告诉你,你该做些什么。这些事情都发生在我身上。而我一辈子都以为这些能给我带来快乐。我希望你会对此进行思考,并决定自己的人生该如何走下去,而。不是根据别人要你做的去做。,你必须决定自己是否只顾及自己,还是改变另一些人的生命。因为真正的快乐并不来自自私自利。我原以为如此,但事实却不是。谨此,如果你有任何问题,请提出。谢谢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Follow me tweet!

    follow me on Twitter